蛙鸣蟋唱星满空

看不到的颜色叫彩虹,摸不到的拥抱叫微风

如果你要到秋天才能来,
我就将夏天掸拂掉,
就像主妇们赶走苍蝇,
半是嗔怒,半是微笑。

如果会见你需要等一年,
我就将月份揉成团,
搁进各自的抽屉,
直至将它们的时限用完。

如果还要拖延几世纪,
我就在手中算年份,
不断地减,减,直至手指
垂落在地域万地门。

如果确知,只有当生命完结,
你我才能相逢,
我就甩掉它如甩果皮,
去尝试来生。

但此刻,时间变幻的翅膀
到底有多长——
无知刺痛着我,如同妖怪的蜜蜂
不让人觉察蜇伤的地方。

评论(2)

热度(20)

  1. 蓝雨婉雪蛙鸣蟋唱星满空 转载了此图片
    流逝的瞬间美好。
© 蛙鸣蟋唱星满空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