蛙鸣蟋唱星满空

看不到的颜色叫彩虹,摸不到的拥抱叫微风

我并不匆忙。因何事而匆忙呢?

我并不匆忙。因何事而匆忙呢?

太阳和月亮并不匆忙:它们是对的。

匆忙就是假定我们能赶上我们的双腿

或者跃过我们的阴影。

不,我并不匆忙。

如果我伸开我的双臂,确实能伸到我的手臂

所能达到的长度,而不能再多伸出去半寸。

我只能触及到手指所触及的地方,而不是我想象到的地方。

我只能坐在我所在的地方。

这会让人发笑,就像所有绝对真实的真理一样,

可真正可笑的是我们总是想起某些另外的东西,

我们总是在现实之外流浪,

我们总是在它的外面,因为我们在这里面。

评论(2)

热度(21)

  1. 山幽水渺蛙鸣蟋唱星满空 转载了此文字
© 蛙鸣蟋唱星满空 | Powered by LOFTER